快捷搜索:

滑雪场今冬生意火爆 水乡宁波"雪军"缘何也凶

奉化商量岗上滑雪者众多。通讯员侯家琪摄

前天,市民张遥带着5岁儿子从宁波主城区自驾45分钟抵达海拔830米的奉化商量岗滑雪场。在两名黑龙江教练的帮助下,母子俩踩着双板从初级道滑下,并很快学会了加速、减速、转弯等动作,“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滑雪场今冬生意火爆

除了张遥母子这样的新手,记者还在商量岗滑雪场遇到了不少老手。海曙区滑雪爱好者马菲与同伴以往频繁出入国内哈尔滨、日本北海道等地的知名滑雪场,如今却选择了宁波,“现在家门口的滑雪场品质也不错了,中级道可以满足我们的需求。”她说。

“今年来滑雪的游客特别多,傍晚7点多还有人滑。这个雪场高峰期有180多个教练,我们采取的是‘一对一’教学,每人每天接待六七名游客是常态。”来自哈尔滨亚布力的张教练告诉记者。

地处浙东四明山腹地的商量岗滑雪场今冬生意火爆,日接待量最高达2870人。“受气候限制,每年滑雪场营业时间只有冬天的2个月。去年,我们的接待量大约4万人次,今年2月底有望超过5万人次,同比增长三四成。”滑雪场运营负责人、宁波中林森林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宋悦说。

位于宁海深甽镇野猪坑村的浙东第一尖雪山欢乐谷有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尽管今冬部分上山索道正在检修,且受到海拔以及持续多雨大雾天气影响,雪场时开时关,但明显可以感受到今冬滑雪咨询量比往年更多,整体接待量达2万人次左右,与去年持平。”

本地客源占一半以上

看似与下雪难有关联的水乡宁波,滑雪场的火爆程度多少令人乍舌,但更令人啧啧赞叹的则是给力的本地客源。

据了解,宁波目前拥有的两家室外滑雪场均以本地客源为主。“原来滑雪场是以接待旅行社组织的团队游客为主,来自各地的都有。但近几年随着自驾游群体逐渐增多,周边散客量出现逆袭,今年的占比已经达到六七成。”宋悦表示,目前散客多来自甬台温,宁波本地客源是绝对主力,占比在一半以上。

“近几年,冰雪游始终是宁波冬游市场的一大热门。”中国国旅宁波公司陈金介绍,远至加拿大、新西兰、瑞士、日韩,近到国内东北地区以及安吉、奉化等周边,滑雪场都是宁波人的最爱。与此同时,民间滑雪爱好群体也在不断壮大。“我们自发组成的一个宁波滑雪群已有三四百人。大家通过微信群建立联系,一年四季组织着各种滑雪活动。”滑雪爱好者马菲告诉记者,滑雪的技术门槛并不高,认真学几分钟就能滑起来,不断提升滑雪技能、挑战更有难度的雪道,乐趣无穷。

全省滑雪场增至15个

滑雪场地在浙江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自浙江省体育局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我省滑雪场新增了3家,总数达到了15家。

“包括宁波,目前全省11个市里,杭州、绍兴、丽水、金华、湖州、温州都有滑雪场。”宁波市文化广电旅游局有关人士举例称,台州天台山绿城滑雪场与石梁飞瀑、华顶归云等风景名胜比邻,是目前台温地区设施最齐全、雪道最长的滑雪度假区之一;安吉江南天池滑雪场则适合初学者,在享受滑雪乐趣的同时,还能在白雪里泡温泉;绍兴乔波冰雪世界是浙江唯一可提供四季滑雪的运动场所,滑雪馆设有儿童戏雪乐园、单板公园、初级滑雪道、中高级滑雪道等4项设施。

据悉,从前滑雪等冰雪运动主要集中在华北、东北地区,南方人很少能体验其中的乐趣。不过,伴随着国家对冰雪运动的大力推广以及支持政策的落地,冰雪运动开始呈现出从北到南、由东至西发展的趋势。云南、四川、江苏、广东等多地冰雪运动旅游均呈上涨趋势,成都、重庆、广州等冬季通常不降雪的城市也都因地制宜,拥有了自己的滑雪场。

冰雪游将迎来爆发期

“国家政策带动了滑雪运动的热度,能明显感受到宁波人对滑雪越来越有热情,冰雪游也将迎来爆发期。”宋悦对这块市场充满信心。据介绍,商量岗滑雪场于2017年7月进行一期提升改造工程,项目建设内容包括滑雪场室外改造和滑雪场室内(游客服务中心)改造两大部分,“对雪场的排水系统等重新设计的同时,还新购置了进口造雪机、压雪机以及1500套雪鞋等,确保了这个冬季每天都能正常营业并有较好的体验感。”他说。

宁波市景区协会人士分析认为,包括宁波在内,许多南方城市对冰雪运动有足够的好奇、热情和消费能力,比起较为完善的东北滑雪旅游,南方可发展的冰雪产业市场空间巨大。公开数据显示,早在2017年,浙江就有55万人次参与滑雪,产值约1.25亿元。

此外,南方雪场不需要像北方雪场那样考虑其他季节如何运营。浙江的很多雪场都是依托景区的,冬季本来就是这些景区的淡季,有了滑雪场,倒是把淡季转化成了旅游的旺季。宁波晚报记者谢舒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